ans彩票

章节目录 第五百六十九章 别装了……
作者:一级烟枪王      更新:2015-10-10 14:01      字数:6535
    ans彩票网欢迎您,如果喜欢请收藏分享:www.hdetdc.com

    是谁能让向来脾气暴躁,从不服人的张飞焚香沐浴之后去见?不过,看张飞的神色,似乎也不是纯粹的出于尊敬,还似带着一点不以为然。这使龙歌心里疑惑,但他抓抓头,并没有追问太多。赶紧招呼一众亲兵,让他们与自己一起等着张飞。是那个身份神秘的益州三军大都督?

    龙歌带来的那纸条的署名,就是益州大都督。

    不过,不管是谁,龙歌可不敢当真的让张飞独自出城去见那人,他必须要带一些亲卫一起护卫张飞,免得发生什么的意外。

    不久之后,张飞果然换了一身干净的袍服来了,居然连盔甲都不穿戴,就似是当真的去会友一般。

    “你们干什么?”张飞牵着他的战马,看到在城门内等着的龙歌等人,似是不满的看看天色道:“天色快黑了,你们都散了休息吧,放心好了,今晚,益州军肯定不会再趁夜攻城了,本将军出城一会就回来。龙歌,你小子还不放心我了?”

    “嘿嘿,张将军,我们怎么会不放心将军你呢?要知道,张飞将军你可是有万夫莫敌之勇,有万军之中夺上将首级之能。当年,吕布将军威震天下群雄,无人能敌,唯有张飞将军你敢愤而搦战,虎牢关前一战,打得日月无光。现在,区区益州军,又奈何得了张飞将军你?”龙歌一脸赖皮的样子,上前为张飞拍着根本就没有尘埃的衣袍,笑嘿嘿的道:“这不,咱们知道张飞将军要独闯敌营。与敌军大都督见面,听说。这个大都督可是神秘得很,我们也想跟着张将军去见识见识。那个,张将军,那么威风的事,你不是打算自己一个人去?不让我们兄弟也露露脸吧?”

    “行行行了……”张飞把龙歌推开,但又似好笑的道:“你这小子,我怎么越来越觉得你像某人了呢?”

    “啊?我像谁了?”龙歌反被张飞说得一愣。

    “哈哈……像你姐夫,记得以前,他就像你现在这样,围着咱来转。一张嘴,就像含着糖似的,甜得很。见到谁都叫大哥,自来熟,我们当时的所有义兵,对他这个小兄弟都照顾得很……唉……”张飞说着,本是饶有兴趣的样子,但想到现在的状况,又有点兴味索然。摆手道:“算了算了,你们要跟着便跟着吧,地方你也知道了,到时候。你们就在山下等我。”

    “呵呵……好!打开城门!”龙歌听张飞愿意带着他们一起去,没再追问太多,赶紧一招手。让城门兵打开城门,再让早点好的人马跟着一起出城。

    不过。龙歌知道张飞说的人是谁,他的姐夫自然就是主公刘易。他也知道。自己的姐夫刘易,以前只是跟着张飞他们南征北战的一个小兵,听说,以前也只是一个小混混,八面玲珑,在军中很是混得开。要不然,后来也不会有太多的一起出来的义兵愿意跟着自己的姐夫混了。还有,他也并不奇怪张飞对他有这样的说法。他自问,自己的确在姐夫的身上学到了不少,他跟黄叙一起跟了刘易一段不短的时间,深受刘易为人风格的影响。

    实际上,刘易也有意将他调到洛阳去,不用在外统军的,但是,龙歌可不想让人觉得,因为刘易是他的姐夫而对他有特别的照顾。他的目标,可是向黄叙看齐,希望有朝一日,他也一样可以像黄叙这个兄弟一样,可以独自统率大军出征,成就一翻功名。

    龙歌经过这些年的从军阅历,其实也磨砺得差不多,有能力单独统率一路军马展开一条战线了。不过,刘易迟迟没有让他单独统军,主要还是限于龙歌本身的武功,他现在还没能达到一流武将的境界,让他指挥打仗没有问题,但如果面对敌军当中有一流武将的话,他却没能与敌将单挑取胜。这个或许也没有太大问题,可万一战场上相遇,他被敌将盯上,万一发生什么的意外,刘易也不好向他姐姐交待。所以,刘易觉得,让他与一员超级猛将一起统军就是最好不过了。这小子头脑灵活,打仗能动脑子,有他在张飞身边,也补张飞的不足。

    而张飞,因为刘易与龙歌的关系,也肯定不会让龙歌出什么的意外。这样,刘易才让龙歌一直在张飞的身边。

    且说,约好的地方,是在城南的一座小山上面,山上有庙。

    为免误会,刘备已经让城南的益州军让开了,如此张飞与龙歌一行人安然穿过。

    到了小山下,张飞下马,对脸上依然有点担心的龙歌道:“小子,到了这里,我也实话告诉你吧,好让你安心。”

    张飞压低了一些声音,用只有龙歌才听得到的声音道:“益州的三军大都督,便是咱老黑以前的大哥刘备,他在襄阳城外的襄江遇刺并没有死,被人救了。这些,你姐夫也知道了,还是你姐夫告诉我的呢。并且,对于刘备要见我,你姐夫跟我也早有预料。所以,你大可放心,不管如何,他都不会对我下手的,而且,你也放心,我张飞,现在是新汉朝的人,对我那兄弟刘易,绝对不会再有二心了。”

    “啊?”龙歌的嘴巴张大得可以塞进一只鸭蛋。

    “呵呵,我来见他,只是想看看要跟我说什么,如果他还能为了我们大汉百姓着想,能随我归顺新汉朝,那么,一切好说。如果还是执迷不悟,那毕竟是一场兄弟,我张飞总要跟他说一个明白,从此恩断义绝吧?”张飞跟龙歌说着,其实是给自己定下一点心神,毕竟以张飞的性情,其实还真的不适合来跟口才比他好一百倍的刘备谈这些事的。

    “好吧,不管如何,我龙歌一定会在这等着张将军你一起下山。一起回巴东城。”龙歌表态道。

    “好兄弟!”张飞重重的拍了一下龙歌的背部,想了想。道:“万一当真有什么的情况,你还是先回巴东城。这是命令!”

    张飞说完,大步往山上走去。

    其实,离开巴东城两三里之后,一路都有着益州军的军马,或者是益州军的军营。可以说,张飞与龙歌他们,是在益州军的注视之下到达这小山的。

    所以,在山上,自然也有不少益州士兵。山上还插满了益州军的旗帜。

    张飞一步一步的走上山,步履相当的沉稳,视一路排着到山上的庙前的益州兵视若不见。

    不过,张飞的心里,越来越怒。

    因为,直到山上的庙前,张飞都没有看到刘备的身影,全都是肃立着面无表情的益州士兵。

    在张飞的心里,不管是出于什么的原因。也不管兄弟之间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立场,兄弟生离死别,终于可以再相见,这个。应该是一个相见而泣的高兴场景。可是,这个哎呀大哥在干什么?大难不死,跟自己的兄弟见一个面。都要摆出一副高深的样子?还要给自己摆架子?如果是换了自己大难不死,再见到兄弟的话。恐怕早早就从山上滚下来,哭喊着与兄弟见面了。

    就是这一点。张飞的心里就被憋了一肚子气。

    “张飞将军,我家大人在里面候着,有请!”

    一个在庙门前等着的黑衣人,上前来对张飞说了句,做了一个请张飞入内的动作。

    “哼!”张飞黑着脸,一甩袖,大步走了进去。

    这庙,只是巴东城的百姓供奉着的一座山神庙,神像张飞不认得,但神像的脸倒和他有点相似,都是黑的。

    一个头戴斗蓬的黑衣人,此刻正面对神像,背对庙门,似是在细细打量着神像的样子,对于明显听到张飞的进来的脚步声,居然还没有回身来与张飞相见的样子。

    张飞还真的有点歪腻了,心里虽然明知道这个黑衣人,就是他那已死却没死,曾一度视为信仰一般的尊敬的大哥刘备。可是,在这一刻,张飞都觉得有点怀疑,怀疑他是否当真的就是刘备。

    “你来了?呵呵,张飞将军果然有胆魄,居然敢孤身一人前来相会。”

    张飞正要重重咳一声提醒他自己的存在的时候,黑衣人突然故作淡然的开口说道。

    装!继续装!

    张飞反倒不想说话了,他真的想看看,刘备的变化,到底有多大,到底能够多恶心人,看看,多年的兄弟之情,在互相之间,还有几分。

    刘易告诉过张飞,刘备并没有察觉他的身份已经暴露。所以,张飞现在,对于刘备似乎还不知道自己知道他是谁的事,心里感到有点想发笑。心里,竟然有一种在看小丑如何表演的古怪感想。

    “难道,张飞将军真的一点都不担心,这是本都督的一个计谋,特意引诱你前来这里,然后,刀斧手齐出,将将军你拿下?”

    庙内一阵沉静,因为张飞并没有回应。

    “嗯?”刘备因为没有得到张飞的回应,似是怔了一下,这才旋风一般的转过身来,隔着他的斗笠垂下来的黑纱,凝望着张飞道:“张将军,你就不担心本都督现在就下令杀你了?”

    张飞涨得黑脸变紧,用力吸了一口气,将火气压下,道:“那么,不知道大都督请张某来此山神庙又有何见教?”

    “哈哈,张将军此问真的有点好笑,咱们两军交战,你说,本都督约你出来相谈,还能有什么?”刘备还不自知,不知道他的身份,张飞的心里一清二楚,他还装腔作势的道:“张飞将军可以说降我们益州大将严颜,难道,本都督就不能说服张飞将军归顺我们益州?本都督别无他意,只是想跟张飞将军好好谈谈,让张飞将军看清天下大势,选择最终值得张飞将军效力的人或势力。”

    “够了!”

    张飞真的忍受不了,这个明明是他曾经最为敬爱的大哥,站在自己的面前,装作不认识自己的样子,跟自己说着这么生份的话。这些话,他以前跟在刘备的身边听过得多了,但是,都是对一些外人说的,现在,居然装作不认识自己的样子,跟自己说这些?

    张飞大步上前,走到了与刘备相隔的一张摆放着祭拜山视的案桌前,置气的将案桌上的一些酒礼一扫,咣哐哐的用都扫到了泥地上去,酒水溢洒了一地。

    “大哥!”

    张飞似是压仰着,喘着大气,隔着案桌,单膝跪地,抱拳对刘备道:“大哥!别装了,我认得你的身形,哪怕你的嗓音变了,可是咱老黑还能认得出来。大哥!难道,你还真的不想认我这个兄弟了?不想见咱老三,那、那你还把俺叫来干什么?”

    刘备浑身一颤,黑纱后的双眼瞪得老大,他不明白,自己哪里出了破绽,能让这个本来就粗心的张飞一眼就认出了自己。

    当然,被张飞叫破了自己的身份,刘备倒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因为他本来就是想着要表露自己的身份,劝张飞回到自己的身边的。之前的一翻做作,只是想试探一下张飞现在对新汉朝的忠诚有多深,然后才决定如何劝张飞重返自己的身边。

    但是,他还没有向张飞表露自己的身份,就已经被张飞叫破了身份,这让刘备感到有点意外惊讶,还有,更多的是不自然。

    自己在这个一起同吃同住的曾经兄弟面前,似乎表演得也实在是太过火了,这让他与张飞跟着下来的劝说会处于一个被动的局面。

    那个,早知如何,刘备觉得,自己还不如早早表露身份,亲自下山去将张飞迎上山来更好一些。

    但刘备毕竟是刘备,那面皮厚得,还真的没话说。

    他一愣之后,马上就冷静了下来,并且,用力的眨了眨眼,眼睛居然就能够挤出了泪珠。

    噢,不,是两行泪水。

    有了泪水之后,刘备才抬手拿开自己头上戴着的斗笠,然后将一脸泪花的脸展现在张飞的面前。

    “三弟啊……哇!可想死大哥了!”

    刘备号啕着,快步上前,想一把扶起张飞来的样子,但又似无力,整个人扑上前,一把将张飞抱住,号呜起来。(未完待续。。)

    ans彩票网温馨提示:看书请注意用眼,多休息!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