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s彩票

章节目录 第五百六十二章 祝融夫人在军中
作者:一级烟枪王      更新:2015-10-04 00:34      字数:6189
    ans彩票网欢迎您,如果喜欢请收藏分享:www.hdetdc.com

    刘易与元清所率的军马会合,一路急行军。到刘备怀疑他们有可能是前往归顺新汉军,点起十万军马追赶的时候,刘易已经与刘备所率的大军拉开了近百里的路程。起码在短时间之内,刘备的大军是追不上刘易了。

    一路上,所经过的城池关隘,守城守关的益州军,却没有为难刘易这一行军马,因为守军还没有收到刘备派出来快马的通知,所以,他们也没有理由阻拦刘易这一支人马。

    不过,一路急行军之后,到了傍晚时分,刘易还不知道刘备已经派了大军来追杀他,所以,见到军士都有点疲劳了,就下令军士停下扎营,打算待明天一早再继续出发,离开川界。

    如果刘易这一支人马,当真的留一夜再走,那么刘备派出来的快马,肯定会赶到刘易的前面去,通知前方的城镇或关隘的益州军马拦截刘易。

    但刘易离开成都之后,还真的不知道成都的情况。所以,就真的扎下了营寨,准备待一夜再出发。

    因为走得匆忙,许多事儿都没能来得及准备,比如军粮方面。不过还好,这支人马要过了十数天的翻山越岭的行军,来到成都的那时候,已经把所携带的军粮消耗得七七八八,所以,一到了成都,便马上购置了一批军粮,虽然一时间所购置的并不是太多,但目前军中的军粮,还可以供这数千人马用度一两天。倒是一些军帐等没来得及购置。

    在成都城外,那军营是益州军让出来给这支人马暂时驻扎的,离开的时候。也来不及将那些军帐拆下来带走。当然,在当时的情况之下。也不可能那么做的,如果当真的那么做了。益州军方面也不会同意,说不定,还没有离开成都,这支人马就会被益州军留下来。

    因此,在扎营之后,军中的军帐已经不够军士用度了。这数千人马,原本就带有军帐的,但是,来路的时候。毁坏了的一批,所以,现在才不够用。

    入黑后,知道自己这支人马的情况,刘易便巡视一下一些没有军帐而在野地上围住火堆休息的将士,跟一些还没有休息的将士聊聊话,如此可以让将士们保持一种士气。

    巡视了一会,分别与一些将士聊一下之后,刘易注意到一个士兵。闪闪缩缩的躲进一株大树之后,似是不想与刘易碰面的样子。

    好奇之下,刘易定睛一看,不禁乐了。

    这个士兵。居然是祝融夫人。刘易也没有想到,祝融夫人居然会混在自己的士兵当中一路跟随到了这里。

    “啊哈,还真是贵客啊。祝融夫人,你怎么成了我军的士兵了呢?别藏了。都看见你了。”刘易走到那棵大树前,对躲在后面的祝融夫人道。

    “你、你怎么就能一眼就认出了本夫人?”祝融夫人见避不过了。只好扭扭捏捏的从树后出来。

    “呵呵,祝融夫人你那么出众,本王子又怎么能忘得了?尽管你化成了我军的士兵,但是,还是有许多的地方可以让我看得出来的。”刘易笑着道。

    祝融夫人的身形实在是太过婀娜了,最为关键的,她虽然化成了自己士兵的装束,但她居然没有裹胸,那一对浑然巨物,显得尤其突出。刘易就是一眼扫过去,看到了这个士兵的胸似乎不太一样,才会真正的留意。

    “那、那你不会赶本夫人走吧?本夫人现在,可是无家可归了……”祝融夫人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道。

    实际上,祝融夫人暴打了孟获一顿后,心里又怒又失落,她真的没有想过,孟获居然瞒着她有了别的女人。

    有时候,女人的心思就是这么的奇怪,在这个时代,这样的事儿,其实还真的并不算什么。其实,哪怕是后现代的时候,也有一些这样的情况。在一些女人的心目中,自己的男人,就是她的私有物,绝对容忍不了自己男人的背叛,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如果发现自己的男人瞒着她如何了,她就会有一种深深的被伤害感。哪怕,这个女人本来就不爱,或者是不是太过中意的男人。

    祝融夫人就是这样。她并不是说,心里就很在乎,很喜欢很爱孟获。但是,自从被迫嫁给了孟获之后,也不知道是否是出于心理失衡的原因,祝融夫人的心里,觉得既然娶了自己,让自己违心嫁给了孟获,那么,她就要孟获只有她一个女人。就是不准孟获胡来。

    如此,当她捉奸在床,撞破了孟获的好事之后,她就决然,立定决心,与孟获就此终止关系。这个,其实也是祝融夫人一直来潜意识当中的念头吧,反正,她默默当中,应该也是在等着这样的一个机会。

    所以,与孟获撕破脸皮之后,她就决心要离开孟获了。

    当时,离开了蛮族大营之后,祝融夫人并非真的是无家可归,她完全是可以离开益州,返回自己的部族。

    不过,她又考虑到,如果她就返回自己的部族的话,孟获一旦也返回南蛮部族地区的话,肯定会前往她的部族找她。到时候,万一孟获又用自己部族的安危来威胁她,她又将要如何呢?

    她的心里很乱,为自己的将来感到无奈。不过,孟获现在还在成都,一时半刻,还不会危及到她的部族。所以,她也不用急着回自己的部族做好与孟获对抗的准备。

    她很想找个人来谈谈心里的烦闷,找算是进城去找素心师姐的。可是,她的心里,又突然冒出了那黎瑶族王子的身影,跟着,又想到了与那王子的赌约承诺。想到自己已经答应了做那王子的女人,她就忍不住一阵羞赧。

    恰好,她发现了属于黎瑶族军士的那个军营。并且,她发现了数个那军营的士兵。正鬼鬼崇崇的与一些人在交涉着什么。

    她好奇之下,躲在一旁观察。却发现黎瑶族士兵当中,有一个人她居然是认识的。是玉家的人。

    她忍不住好奇,现身询问。

    如此,她才知道,玉家的人被那黎瑶族的王子救了出来,被安排进了这个军营。在做着准备,随时都要离开成都。玉家的这个人,叫玉明,是玉家的一个比较重要的人物。他正在与了一些隐在成都的与其玉家关系不错的人交涉。为黎瑶族的军营弄些物资。并且,也在交待那些人,将其玉家的一些产业保护好,或转移到别处,不要让益州方面夺了去。

    祝融夫人弄清楚后,心里一动,请玉明帮个忙,弄了一身黎瑶族的士兵衣装,然后化成了黎瑶族的士兵。混进了军营之内。

    黎瑶族的军营之内,本来就因为多了数十个玉家的人,所以,多一个祝融夫人。并不会太过让人注意。

    祝融夫人之所以突然想到化成黎瑶族的士兵混进军营。这个,主要就是她一时间,觉得去见素心也不太合适。因为孟获有可能会去素心那儿找她,万一给素心带去一些麻烦不不太好了。而直接去见黎瑶族王子呢?祝融夫人一时想到那个赌约及承诺。她就算是大大咧咧风风火火惯了,但心里也无比的羞赧。根本就不好意思直接出现在刘易的面前。

    嗯,见到阿贵都王子,她要如何说?说孟获真的有别的女人,她赌输了,要来做他的女人?那个,祝融夫人还真的不好意思说出来,也没有那么厚的脸皮直接去见刘易。

    但以祝融夫人的性格,承诺过的话,她就一定会履行自己的诺约。当然,最为主要的是,祝融夫人的心里,其实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对刘易有了一定的感觉,让她不自然之间,就对刘易有了一种依依不舍的感受。在面临大变的时候,她忽然想找一个坚实的依靠,找一个可以值得她信任的人。

    结果,第二天,黎瑶族的士兵,突然撤离,她也似是随大流的,跟着一起走。

    到了与黎瑶族王子会合之后,她才知道,原来这个王子也要离开成都了。那个时候,祝融夫人的心里,其实是有点纠结的。因为,她可以脱离队伍,就此与这个王子分别,或者这一别之后,以后互相再也不会再见面了。可是,好多次,祝融夫人看着那王子,居然生出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素,一时间,下不定决心就此与那王子就此永远永别。

    此刻被这王子撞见,她只好硬着头皮出来与王子见面。

    她很想表现得大方一些,可是,在面对刘易的时候,其芳心竟然有如鹿撞,羞涩不安。

    “嘿嘿,怎么会赶夫人你走呢?你能跟着我走,本王子欢喜都来不及呢。这天,本王子急着离开成都,心里都因为没能见到你与素心,没能向你们告别而心里不舍呢。”刘易道。

    “呼……”祝融夫人想让自己面对刘易不要太过紧张,呼了一口气道:“那好,那、那本夫人就先跟着你们一起走,等回到了你的黎瑶部族,本夫人再从你们的地方回自己的部族。本夫人可不想与那孟获再碰面了。从益州方向回部族,居然会让孟获的军马发现。”

    “那个……”刘易却走前两步,几乎与祝融夫人脸贴着脸的道:“本王子的意思是说,祝融夫人你是否已经输了?那孟获……嘿嘿,所以,你是前来想兑现承诺的吧?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所以,你也不用再回你的部族了。”

    祝融夫人见这个可恶的王子就说起这事,她的玉脸顿时飞红。

    不过,她还是似不想认帐的道:“呸!想得美,本夫人只是借你们部族的道回自己的部族罢了,想让本夫人做你的女人,那你们黎瑶部族,先打败孟获再说。本夫人回部族,还得要准备与孟获大干一场呢。”

    祝融夫人不是真的想赖账,如此说,只是告诉刘易,她的部族安危,也系在她身上。她很想,这个王子,能够有办法保住她的部族。只有这个王子做到了这点,她才能真正没有后顾之忧的跟着他。

    刘易是听得明祝融夫人的意思的,因为祝融夫人也好,还是素心都好,都有着她们自己的牵挂,有她们自己放心不下的事。如果自己当真的想要得到她们,起码得要为她们解决后顾之忧。

    刘易记起了阴晓对他的提醒,知道,自己现在的真正身份,已经不用再隐瞒了。起码,对祝融夫人表露了自己的身份也不会有什么的问题。

    事实上,刘易也觉得,如果以黎瑶族王子的名义,对她们承诺点什么,她们未必觉得保险。但是,以自己的真实身份呢,那就完全不同了。

    刘易一念及此,便拉着祝融夫人的手,将她拉到了树林的深处。

    “啊,你、你想干什么?”胆大包天的祝融夫人,此刻看到刘易把她拉到了无人的树林深处,她的心里无由来的一慌。

    “祝融夫人,其实,本王子不会再回黎瑶族部族了。所以,你想通过黎瑶族部族的地区返回你蛮族地区,恐怕是不行的,嗯,不,不是不行,而是你,祝融夫人你大可不必返回其部族,也不用担心你的部族的命运。”

    “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祝融夫人一时不解。

    “嘿嘿,事到如今,我也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并非黎瑶族的王子,这个王子的身份,只是本人借用前来成都而已。”刘易道。

    “什么?你、你不是黎瑶族王子?那、那你是……”祝融夫人真的心头一震,因为她从来就没有怀疑过这个黎瑶族王子的身份。

    “本人,是新汉朝太傅刘易!”

    “什么?你、你就是刘易?这、这怎么可能?”祝融夫人张大了小嘴,不敢相信的道。

    “呵呵,来,摸摸看。”刘易拉过祝融夫人的手,摸上自己脸上的胡子,然后用力一扯,把胡子给拉扯了下来。

    “看到了吧?”刘易道:“不过,你放心,不管我是黎瑶族王子,还是刘易,我都要定你了,你们部族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孟获,他如果不识事务的话,也活不长了,绝对威胁不到你的部族。”(未完待续。。)

    ans彩票网温馨提示:看书请注意用眼,多休息!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