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s彩票

章节目录 第五百六十一章 离川
作者:一级烟枪王      更新:2015-10-04 00:34      字数:6335
    ans彩票网欢迎您,如果喜欢请收藏分享:www.hdetdc.com

    刘易的长枪翻飞,暴喝连连,杀得那些围住他攻击的藤甲兵根本就近不了身。

    看着一个个藤甲兵惨叫横死,真的把在场的益州方面的军将都惊呆了。

    他们大多都是统军的武将,非常清楚,在千军万马当中被敌人围住攻击的时候,纵使再强的武将,也双拳难敌四手。何况,面对的还是号称刀枪不入的蛮族藤甲兵?他们置身置地去想,如果是他们被那些藤甲兵围住攻击,恐怕战不过二、三十的会合,就有可能被乱刀分尸了,哪里还能如这个黎瑶族的王子这般,还能够在这些藤甲兵的人群当中来去自如?反而是迎着那些藤甲兵杀上去?

    “孟获!既然你想杀本王子,那么,来而不往非礼也,看枪!”刘易杀得性起,直接一枪洞进,将面前的数个藤甲兵有如是串冰糖葫芦一般,串成立了一串。

    几个被串在一起的藤甲兵,他们发出有如兽叫的痛苦声音,四肢在死前拼命的挣扎。

    但是,刘易一手提枪,硬是架住了他们,没有让他们倒地,跟着,刘易飞身一脚踢在枪尾端,将长枪直接踢得向前飞出,穿过了他们的身体,直飞向前。

    失去刘易长枪的支架,那数具失去了生命的藤甲兵才颓然的软倒在地。

    而刘易飞跃起来的身体,也直接闪避过了从左右及身后杀来的刀枪。

    噗噗噗!

    刘易的身影,就似是追着前飞出去的长枪,从空中飞跃向前。足下借力,一连踩踏在几个藤甲兵的头上。直接将那几个藤甲兵踏压得吐血倒地。

    长枪在离孟获所在还有十多二十步便被刘易一手抄住,跟着一左右一扫。

    整排整排的藤甲兵被击得向两旁倒飞。眨眼之间,刘易与孟获之间,似凭空多出了一条人墙,让刘易可以和孟获相对。

    刘易现在倒是想真的杀了孟获的,杀了孟获再杀出一条血路离开这里。特别是,如果杀了孟获,对于南蛮部族来说,也是一个非常沉重的打击,对于新汉朝日后收复云贵地区有着很多的便利。

    “想杀本王?那就来吧!”孟获与他的藤甲精锐。他们都是身在局中,一时竟然对于刘易的杀戮并没有太强烈的冲击。尤其是孟获本人,他此刻,的确是被心里的怒火冲昏了头脑,居然还真的想提着他的那冷寒的长刀来跟刘易一战。实际上,如果他不是腿脚不太方便,他怕早就抢上前去,参与围攻刘易了。

    “那就受死吧!”刘易哪里会跟他客气?呼的一声,长枪再展。直接向孟获冲杀过去,而一道凛冽的杀气,直接冲击出去。

    如果没有意外,孟获此际。直接就有可能被刘易一击即杀。

    可惜,刘备还在孟获的身边,他被刘易的凶残反击也弄得愣了一下。但跟着。他就猛然的醒起,司马徵派给他的两个一流高手。都死在这个阿贵都王子之手,尽管当时有被阿贵都王子偷袭的嫌疑。但能杀得了一流高手的人,其武艺是差的么?

    没伤的孟获,恐怕也未必真的是这个阿贵都王子的对手,何况现在已经等于是半残的时候?

    刘备看到阿贵都长枪杀来,他也感受到了杀气的凌厉,他心里稍为犹豫了一下,但马上有了决定,赶紧抽剑,从旁杀出,叮的一声,直接为孟获挡下了一枪来。

    “手下留情!”

    刘备嘴上也赶紧的叫道。

    刘备知道,他这剑一出,估计与阿贵都也很难谈得拢了,因为阿贵都已经有言在先,如果他刘备出手,那就等于与阿贵都为敌。可是,就算是如此,他也必须要出剑,因为,他知道,今天,他必须要在孟获与阿贵都王子之间作出一个选择。

    与孟获,已经是名义上的盟友,而与阿贵都,还没有完全谈拢,刘备也不可能站在阿贵都王子这方面。刘备也不可能放弃既定的盟友而去保下一个未知敌友的人。

    所以,他果断的站在孟获这一方,要孟获挡下刘易的必杀一击。

    当然,刘备心里也知道,现在,失去了理智的是孟获而非阿贵都王子,或许,还有一点希望,可以说服阿贵都王子。

    因此。刘备挡下了刘易一枪之后,又急急的道:“阿贵都王子,千万别误会。本都督想,这当中肯定是有了误会了,我们把事说清楚便没事了。所以,还请不要见怪本都督救下孟获大王的冒失。大王,赶紧命令你的士兵退下!”

    孟获此刻也惊出了一身冷汗,因为他的确感受到了刘易那一枪的浓浓杀意,他的心里没底,不知道自己能否挡下刘易的那一枪。

    一时之间,他还没有马上回过神来,听不明白刘备如此的意思。

    但刘易又岂会再跟他们谈下去?当然抽枪后退,反身杀了藤甲兵当中喝道:“本王子已经打话说得很明白了,这里面还有什么的误会?既然大都督出手了,那就代表我们是敌非友,没有什么好谈了,再会!”

    刘易有如一股旋风,直接的一路碾压过去,碰的一声,撞破了厅殿的一面墙,穿墙而出。

    “阿贵都王子!”刘备提剑追到殿壁的缺口之处。

    “真的,本都督是非常有诚意,方才你跟本都督相谈的,你的所有条件,本都督都可以答应你!”

    “哈哈,不必了,本王子还有一个条件,方才还没有来得及说就被孟获打断了。那就是,我们结盟的条件,在为你们益州敌住了新汉军的进犯之后,你益州方面,得要助本部族夺取他们南蛮部族一半的土地,以供本部族的发展,亦是作为本部族最的一条退路。但现在。你觉得,还可能吗?不必送了!”

    刘易登上官衙外围的院墙。大笑着回头对刘备说了一句,然后飞身跃出衙门之外。

    孟获自然是不可能派军将整个成都州府的衙门都包围起来。因此,他们在损失了数十藤甲兵之后,只能望着刘易潇洒而去。

    “唉!”刘备猛一顿地,回身对孟获道:“孟获大王,你今天冲动了。这一次,不仅仅是本都督的全盘大计被破坏,也包括你南蛮部族,怕也要坏事了。你啊,真是太不冷静了。希望还能来得及吧。来人,备马!待本都督前去做最后的努力!”

    “哼!大都督,你又何必在乎那黎瑶族王子呢?没有他跟我们结盟,我们也是一样的,现在,本王便可以助你打退新汉军,然后,你益州方面,出兵支援我部族大军。一举灭了黎瑶部族。现在,还不如直接起兵灭了这个王子,先打击一下黎瑶部族。本王现在就出城,看他还能往哪逃!”孟获虽然心里暗凛这个黎瑶族王子的强悍。但是心底里对这个王子的怨怒还没有消退,还打算着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让这个黎瑶族王子回不了其部族。直接撕破脸皮。而且,在他的心里。觉得这个黎瑶族的王子,对他的威胁太大了。

    “不可!”刘备断言道:“如果我们现在杀了阿贵都王子。那么就会逼得黎瑶部族马上就投向新汉朝的怀抱。但如果我们不杀他,还示其于好,那么,他们黎瑶部族,就算最终还是会投了新汉朝,可起码能够给我们带来一段时间的周旋余地。因为,黎瑶部族,就算没有与我们结盟,他们还是不会甘心就如此投降的,必然要跟新汉军周旋一段时间,直到看不到希望了,他们才会归顺。这样一来二去,起码能给我们争取到一个月甚至更多的时间。如此,我们不就是有了一个来月的时间,先起兵击退新汉军的进犯了么?请大王暂时别冲动,待本都督回来再议出兵之事。”

    刘备一边快步走出大殿,一边给孟获解释一下,让孟获暂时不要冲动。

    到了官衙之外,刘备飞身上马,直接拍马往城北追去。

    但刘易此刻,已经铁了心要离开成都了,哪里再给机会刘备?因也实在不想与刘备再虚伪下去了。为此,刘易也没有时间再去找素心了。

    回到城北,刘易直接让阴晓与黄舞蝶,带自己的三百亲兵出城,并立即派人,让城外的元清,率那五千人马,马上离开成都。

    至于黄权等一众与刘易关系不错的益州军将,也闻风而来,问刘易发生了何事。

    刘易三言两语就给解释清楚,也不顾黄权等人的挽留,马上出城。

    当然,黄权也是有点担心,刘易走后,万一刘璋的病情复发如何的问题。刘易也顺带告诉了他,让他放心,刘璋只要注意一些饮食方面的问题,不要随便动气,一般都不会有太大问题了。

    离开成都,刘易自然是不打算再从来路返回武陵去了,那些根本就没有路的连绵大山,根本就不是人走的。刘易可不想再为了穿越那重重大山而误了太多的时间。

    所以,出了城之后,先往北直走,再近向偏东方向,和从成都撤来的元清等五千人马会合,再马不停蹄疾行而去。

    不得不说,经历过十数天的艰苦行军,再在成都休整了数天,这本来就是精锐的将士,其体力似乎更胜一筹,急行军起来,可以一口气跑出二、三十里。

    而刘备其实也是跟着刘易身后赶紧城北,但是,黄权的军马坐镇在城北,肯定不会放刘备进入。并且刘备也不敢贸然的进入。只好让人通报,说他要见阿贵都王子,让人通报一声。

    结果,等来的,却是刘易已经从北门出了城的消息。刘备一急,又只好折回,从城东出城。

    他知道随阿贵都来的数千人马,驻扎在城南,他一想,又拍马赶到城南的黎瑶族的军营,可是到了看到的却是空营一座。

    本来,在黎瑶族军营不远,也有着一样驻扎在这里的益州方面的军马。互相的军营,相隔也不是太远,元清带人马离开军营的时候,那些益州军都看得清楚,但他们并没有接到命令,要拦住这些黎瑶族的军马不让离开,所以,他们也只是看着元清带人离开。而刘备,居然没有等那些军营的军将前来报告,自己就自作聪明的认为,来时,黎瑶族王子从川中的南面大山穿越而来,那么离开的时候,也肯定从来路回去,所以,他拍马望南直追。

    这样,就南辕北辙了,他也追出了十多二十里,发现没见到人,直到后面有军将追来报告,刘备才知道,黎瑶族王子不从这南面离开的。

    刘备悻悻然的返回成都。

    孟获慢慢冷静下来,倒是觉得自己的确是有点理亏了,是他破坏了刘备的整个大局形势。所有,居然还留在城内等刘备回来。

    刘备告诉孟获没有追上阿贵都王子,他追错了方向,现在,阿贵都他们怕已经离成都东面数十里之遥了。

    而跟孟获这么一说,刘备也猛的记起,川东地区,虽然还在自己的控制之内,可是,到了巴东一带,已经是新汉军的地盘了,那阿贵都王子要从东面离川,那就必须要经过巴东。可是,新汉军能让他们走吗?阿贵都也早就知道巴东地区已经落入新汉军的手里,可是,他居然还是往那赶去?

    “不好!阿贵都王子要向新汉朝投降了!他赶紧川东,万一,他从背后使坏,与巴东地区的新汉军里应内合,那就坏事了。”刘备的心里,突然的想到了这个可能。

    “嗯?”孟获一时不太明白刘备的忧虑。

    “没时间解释了!”刘备断言道:“幸好,我们早前就已经有所准备,可以马上出兵。孟获大王,刘某马上率军追杀阿贵都他们,你亲率……不,你现在不方便,不用亲来,派出你的军马便可。赶紧挥军到巴郡去跟我军会合。刘某先走一步!”

    刘备真的担心,所以,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马上出城,点起在城外的军马,尾随刘易追杀过去。

    不用多久,大军开动,浩浩荡荡的往巴郡而去。(未完待续。。)

    ans彩票网温馨提示:看书请注意用眼,多休息!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