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s彩票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那往事
作者:知白      更新:2014-12-04 15:21      字数:6536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那往事

    景色已经不再重要。

    前面探路的骑兵不得不拉下来面罩,风沙的敲打在人脸上的力度纵然算不得大,但那种密集根本让人睁不开眼。在西北,这样的天气很正常。坐在马车里的方解看着窗外旋风卷起来的黄沙,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己在樊固做斥候的时候那些岁月。

    藏在雪窝子里放冷箭的那个不敢杀人的少年,如今已经走到了所有人的前面。

    有些时候,方解总是怀疑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只是一场大梦。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还躺在前世那个小卧室的床上,身边放着几本漫画几本小说。被窝里的温度让人舍不得起床,他会看着窗外的树枝发好一会儿呆。

    但是,这终究不是梦。

    他想起前世的自己,那么单纯的一个自己。

    而现在,却不得不变成一个冷酷的冷静的有时候连自己都觉得有些可怕的人。

    “我们会见到一个什么形态的人?”

    坐在他旁边闭着眼睛假寐的项青牛忽然问了一句。

    “形态?”

    方解重复了一遍,然后摇了摇头:“也许根本就不是一个人,之前我们在提到它的时候用的都是那个东西这四个字。”

    “方解,你有很多事没有告诉我。”

    项青牛说。

    方解愣了一下,没有回答。

    项青牛睁开眼,看着方解笑了笑:“我知道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一种不能或者不愿意和别人分享的故事。所以我一直没有问,而当昨天咱们在樊固城地宫里看到那一切的时候,我就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你对那些东西明明也是第一次见到,但你的理解和我们都不一样。这只能归结为……你知道这些东西。”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东西呢?”

    项青牛笑着说道:“等有一天你愿意把你的故事告诉我的时候,我愿意静静的听你叙述。”

    方解沉默了片刻,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

    “等等吧,等到了大雪山大轮寺,知道了所有关于我的事之后,我才能把一个完整的故事讲给你。”

    “可是我好奇。”

    项青牛可怜兮兮的说道:“要不先来个前奏?”

    “我曾经死过。”

    方解说。

    项青牛一直等啊一直等,等了很久也不见方解继续说下去,忍不住幽怨道:“这前奏也太短了点吧?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但是这短短的前奏很撩人不是吗?”

    方解笑着说道。

    项青牛撇了撇嘴:“我要是有打的过你的把握,现在就暴揍你一顿。不过我这样聪明的人已经从你的只言片语中猜测到了一些……虽然这么想有点可怕,但是你特娘的难道是借尸还魂?”

    方解微微一愣,没有回答。

    项青牛显然从方解表情里追寻到了什么,立刻来了兴致。这个神经大条的家伙居然没有一点害怕的表现,甚至变得越来越好奇。要知道一般人想到借尸还魂四个字就已经心里发颤了,可是他居然还想刨根问底。

    “来嘛,说说,我又不歧视你。”

    项青牛就好像一个诱人犯罪的家伙,眯着眼睛说道:“我们道宗典籍故事中,不是没有借尸还魂的记载。你看大轮明王不也是这样转世的吗?只不过需要的是一个活生生的肉体……喔,你这肉体也是活生生的,我操!你特么不会是大轮明王的孩子吧!”

    他自己说完之后又摇了摇头:“有点扯淡哈……快说说吧,不然我就要憋死了。”

    “其实到了现在,说说也无妨。”

    方解缓了一口气后说道:“也许我们到了大轮寺之后,就会得到一个比我身世更让你吃惊的真相。到了那个时候你们也都会知道我的来历,这也就不再是什么秘密……我刚才跟你说的不是假话,我真的死过一次,只是……不是在这个世界。”

    项青牛立刻往前凑了凑,如果有瓜子花生小板凳他绝对摆好了听方解说。

    “我依稀记得,自己死的时候是什么画面。”

    方解缓缓道:“前世的时候,我所在的世界和咱们在地宫里发现的那些东西更加接近。那个世界没有修行者,人们依靠科技生活。人们在生活中得益于各种各样的工具辅助,比如你所说的能载人飞行的铁鸟。这种铁鸟,从长安城出发一天就能到雍州。”

    “我……操!”

    项青牛张大了嘴巴,一脸的不可思议。

    “但是我前世的那个世界,科技水平还没有达到咱们在地宫里看到的那个高度。但是已经有些接近,所以我能差不多分辨出地宫里一些东西的功能。”

    “怪不得!”

    项青牛真的没有一点惊讶,换句话说,他的惊讶居然不是方解死过一次,而是方解来自于一个那样的世界。

    方解看了他一眼,想继续说下去。

    然后项青牛忽然往后挪了挪:“我的天啊!你真的死过一次!”

    方解叹了口气:“你能更特么白痴一点吗?”

    ……

    ……

    “你怎么死了的?我是问你前世。”

    项青牛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缩着身子问方解:“首先你能确定你不是一个冤魂吗?道宗虽然有这方面的业务,但是道爷我不会抓鬼啊。”

    “滚!”

    方解骂了一句,然后继续说道:“其实死的时候倒也没有什么痛苦,稍显俗套了些。虽然我历来算不得什么好人,但在有些时候做点好人才会做的傻事也没有那么苦难。我记得出门的时候看到邻居家的小女孩带着她家狗在外面玩,那狗太大,孩子又小……结果狗撒了欢拽着小女孩往前跑,小女孩扑倒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哭,但绳子绕在她手腕上她根本松不开。”

    “那只大狗就那么拖拽着她往前跑,我跟在后面追。好不容易追上,把小女孩救下来的时候,被车撞死了。”

    项青牛问:“那你刚才说有些俗套是什么意思?”

    方解道:“这么死的人很多。”

    项青牛点了点头表示敬佩:“连自己死法都表示嫌弃的人,你确实非同寻常。”

    “小女孩呢?”

    项青牛问。

    “在我把她递给她母亲的那一瞬间,我被撞出去的。飞行了一阵之后就失去了意识,其实现在印象里没有什么疼的感觉。疼是在后来医院里苏醒过来的时候,当然,那也可能不是苏醒,只是一种错觉。”

    “医院就是医馆?”

    项青牛问。

    方解白了他一眼:“你听重点好吗?”

    “好的好的……”

    “我在医院苏醒过来的时候,其实医生……就是郎中已经宣布我死亡了。但是我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还有知觉,最起码可以看到。我甚至可以看到哭泣的父母,看到痛哭的亲人,还看到那个抱着一个布娃娃站在一边不知所措的小女孩。”

    “然后我听到了一个声音。”

    方解说到这里的时候,稍稍停顿了一下。

    项青牛立刻插嘴道:“你是不是听到了神灵说,去吧少年,你将要去一个遥远地方,成为那里的王!”

    “你滚开!”

    方解嫌弃的看了项青牛一眼:“我听到有个声音说,我们现在缺少的就是实体实验,但是这种实验又不能放在明面上,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寻找而不是招募。一旦我们的实验曝光的话,就会遭受谴责。”

    “这是什么意思?”

    项青牛问。

    方解摇了摇头:“这是我前世死去之后最后的记忆,我一直在想这些话是什么含义。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没有看到是谁说的,肯定不是我的亲人,也肯定不是我看到了的那些郎中。这个声音到底是从哪儿来的,我一直都没有找到答案。”

    “然后你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个世界了?”

    项青牛问。

    方解点了点头:“不过刚来的时候特别的昏昏沉沉,根本没有任何知觉。我看不到也听不到,所以在最初那一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等我清醒的时候,我已经在逃亡的路上了。”

    项青牛长长的舒了口气,然后认真的问道:“你确定这些不是你编造出来逗我玩的?”

    方解叹道:“我是骗你财还是骗你色?”

    项青牛想了想,回答:“那么这一切都是真的?我……操啊,吓死我了!”

    ……

    ……

    “其实有些时候我一直在怀疑,我来这个世界背后是不是藏着什么极大的阴谋。之所以怀疑,就是因为我前世临死前最后听到的那段话。那些话好像就来自我耳边,但我始终看不到说话的人。而且那些声音就好像从某种仪器中传出来似的,和面对面这样交谈说话发出的声音不一样。”

    方解道:“就好像,咱们在地宫里听到大雪山大轮寺里那个东西说话的声音差不多。”

    项青牛皱眉:“你的意思是,当时说这些话的人根本不在你身边?但是他们却知道你死了,而且就那么注视着你。从你那些话里来推测,他们应该是想用你的尸体做什么实验?你的运气还真够差的,死了都不得安宁。”

    “对了……也就是说,你现在的这具躯壳,其实和你的灵魂是两码事对吧?当时你恰好在这个孩子的躯体中重生,而那个孩子当时已经死了。这特么的还是典型的借尸还魂啊,果然有些俗套。”

    “这具躯体,是罗耀派人寻找来了,表面上是想复活罗武,但其实是罗耀为自己准备转世的一个肉身。换句话说,这具躯体特别适合做灵魂的容器。”

    方解解释道:“这样想你可能就比较容易理解了……一个人的肉身和灵魂是固定的,想要夺魄其实不是一件容易事。如果肉身不合适,那么灵魂根本就难以安家。而罗耀他找到的孩子,必然是适合做灵魂容器的,因为这样才能方便他转世。”

    “所以……”

    项青牛道:“你进来,就是个巧合?”

    方解点了点头:“这一步,应该是个巧合。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是什么人把我送来了这个世界。”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