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s彩票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并肩而行
作者:知白      更新:2014-11-29 17:56      字数:6805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并肩而行

    酒满,又顷刻间空掉。

    整个太极宫都热闹非凡。

    也许这又是一件史无前例的事,一个道观的观主大婚居然是在太极宫里举行了盛大了典礼。也不知道御史台那些铁齿铜牙的大人们是怎么忍下来的,硬是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触霉头。

    方解都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

    借着项青牛大婚这般高兴的事,黑旗军上上下下凡是来了的,都希望敬方解一杯酒。大家也都是高兴,前阵子一举摧毁了控天会的阴谋,这是一件大喜事。紧跟着项青牛大婚,这是第二件大喜事。

    或者,再过不了多久就有第三件大喜事,普天同庆的大喜事。

    “咦”

    方解看着笑得合不拢嘴的项青牛有些诧异的问:“怎么看起来好像瘦了点?”

    项青牛连犹豫都没犹豫,扭捏都没扭捏的挺了挺肚子:“最近运动量有点大……”

    方解哈哈大笑。

    “现在你也是有家室的人了,以前那种行走江湖靠坑蒙拐骗的日子就要结束了……想好了吗?是打算回清乐山一气观还是留在长安?”

    方解问。

    项青牛道:“烟织说,她从小到大就没有离开过长安城。等过一阵子我们俩打算出去走走,如果要是遇到什么真让人心动的山清水秀或者觉得住着舒服的地方,没准就定居了。要是没有找到可以定居的地方,就还回长安城。我是不打算回清乐山一气观了,你说我一个道尊整天带着老婆在观里秀恩爱也不是回事是吧。”

    方解笑着说道:“也许下面的弟子觉得你是在为他们做一个表率呢?”

    项青牛道:“道宗从来不禁止弟子婚恋,但是……你觉得那些家伙整日在观里呆着,能找到真爱?”

    “未必不能吧?”

    方解反问了一句。

    项青牛愣了一下,然后呸了一声:“你太特么的邪恶了。”

    “你为什么说要过一阵子再出去走走?”

    方解问。

    项青牛自然而然的说道:“你不是打算着过一阵子伤势彻底好了之后走一趟大雪山吗,这种事怎么能少的了我?”

    “能”

    方解点了点头:“必须能,你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无牵无挂的项青牛了。你有了家室,就没必要再去冒险。你应该知道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最难过的还是你的妻子。以后还是安安生生过你的日子吧,这种事已经与你无关了。”

    “放你的屁噢。”

    项青牛大大咧咧道:“你说没我事就没我事?当初道爷在大雪山大轮寺可是吃过亏的。吃了亏不去找回来,算不得男人。再说……二师兄终究是因为佛宗之人而死,这种事我就算想假装忘记,都装不来。”

    方解沉默,他知道自己劝不住。

    “对了,我听说那个悍卒醒过来了?”

    项青牛忽然说了一件不相干的事。

    方解点了点头:“醒过来了,我请卓先生探查他的脑海神识,发现他处于一种很微妙的境地,他根本不是在昏迷,而是在沉睡。一种特别特别深的睡眠,后来厨子才想起来,悍卒修炼的功法确实有些特殊。别人需要不断的修行不断的和人激战来提升实力,而悍卒只需要不停的睡觉就足够了。进入这种功法之后,就会有一个很长时间的休眠期……就好像蛇要冬眠一样,在他没有达到一定的境界之前,他是不会醒过来的。”

    “达到了?”

    项青牛又问。

    方解点了点头:“不得不说,万老爷子的强大让人一直需要仰视。他当初给那几个人的修行功法,完全是按照个人体质不同而专门制定的。当然,这也许是桑乱做的事。”

    项青牛嗯了一声:“无论如何,这次去大雪山有多了一个可以开界的帮手。”

    “我总觉得……”

    方解把杯子里的酒饮尽:“我总觉得之前的想法可能被一种不相干的事给左右了……我一直觉得桑乱和万老爷子将那些人带走送去十万大山,是为了有一天准备对付大雪山大轮寺里那个东西。可是不久之前我忽然想到……就算凑齐了这八种体质的人,这八个人的修为就算再强大,加起来也未必比得过桑乱。”

    项青牛脸色微微一变:“似乎……有道理。”

    方解缓缓道:“之前我一直在苦恼,那就是我根本就不可能凑齐这八个特殊地质的人,因为其中的两个是我亲手杀掉的。如果凑不齐这八种体质是不是就无法对付大轮寺里那个东西?我一直钻在这个牛角尖里不能自拔,直到前阵子悍卒苏醒过来的时候我才忽然明白,也许……桑乱和万老爷子把他们送去十万大山,只是为了保护他们。”

    “保护?”

    项青牛愣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也就是说,你不打算带着他们?”

    “带”

    方解笑道:“带上,以备不时之需。”

    ……

    ……

    “我也想去。”

    桑飒飒看着方解的脸认真的说道:“不只是我,姐姐们都想去。”

    方解看了看她们,然后很坚决的摇了摇头:“这次去,不会有什么危险。虽然桑乱那样修为的人都一去不复返,可我觉得那里似乎有些什么事就是在等着我去的。又或者,那个东西一直在等待一个能改变什么的人去。这个人不一定非要是我,如果有别人做到了某种事之后,也可能是这个别人。”

    “这只是你的推测。”

    沫凝脂一如既往的声音清冷。

    她看着方解:“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自以为是?”

    “等我回来之后吧,我就不会在自以为是了。”

    方解看着沫凝脂的眼睛格外认真的说道:“也许以前你我之间有什么难以解释清楚的感情让你我都很不舒服,这种东西就好像一根棍子,一头顶着你一头顶着我,你我永远也不会靠到一起。”

    方解忽然说这个,让沫凝脂立刻变得慌乱起来。她扭过头,似乎有史以来第一次怕了,不去看方解的脸。

    “其实后来想想,这不过是作茧自缚。你把自己困住了,我也把自己困住了。”

    方解这样坦诚这样严肃的在说关于感情的事,而且是当着沐小腰沉倾扇和桑飒飒她们的面,沫凝脂有些无法适应。她实在想不到方解会在这个场合说他们两个人之间那微妙的关系,以至于她有些窘迫,甚至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再强势冷傲的女人,在特殊的时候都会露出自己柔弱的一面。

    “等我回来,这一切都会结束的。”

    方解用一种很奇特的语气说话,就好像这个世界上某些事只是和他一个人有关。可能,除了桑飒飒之外其他女人还不能理解方解。方解之所以告诉桑飒飒,是因为桑飒飒最容易接受这件事。

    其他人,哪怕是沐小腰,只怕一时之间也难以接受自己的爱人不属于这个世界这种让人难以置信的事。

    “在去大轮寺之前,我要先去一趟樊固城。”

    方解道:“这次我肯定不是一个人去,肯定不是什么一路孤行的那种听起来壮阔的江湖行。但是我总觉得,这件事到了最后还是要我一个人来面对。只是一种感觉,所以你们也不用问我出于什么而这样想。”

    “我们……不放心。”

    沐小腰握着他的手说道。

    “我知道。”

    方解笑道:“相信我,大轮寺这一趟是我最后一次犯傻,自此之后我可能很久很久都不会再离开长安城。在我构建的一种新的秩序逐渐成型之后,我也就没有再去冒险的自由。从一种行走发现,变成守护。”

    方解说:“守护着我一手建立起来的秩序,守护你们。”

    ……

    ……

    “我还是打算退下来。”

    散金候吴一道一边走一边笑着说道:“这样下去我一直吃亏啊……我若是在朝为臣,就总是得给你行礼啊行礼啊,还真是有点觉得亏的慌呢……我若是退下来,在家里养花种草陪着隐玉和外孙,难道你进了家门还让我给你行礼?”

    方解知道,这只是吴一道的在替自己考虑。

    如果吴一道不退下来,这个位子就会成为很多人死地盯着的地方。散金候手里握着货通天下行,而货通天下行握着国家的经济命脉。吴一道的智慧少有人及,他有怎么会想不到日后的事?

    到时候,只怕会有不少人弄出一些有的没的,纵然方解自始至终都不会怀疑自己,可最后只怕感情还是会淡了。

    “越发显得我人品不好了。”

    方解叹了口气说道。

    “做皇帝的,要什么人品?”

    吴一道笑道:“货通天下行太大了,大到根本就无法彻底控制。若是想以后长治久安,第一件事就是要把货通天下行拆分。将这个一体的庞然大物拆开来,尽量的削弱这头庞然大物的力量。”

    方解点了点头:“这件事,也是势在必行,所以呢……你暂时还是退不下来。货通天下行即便是我亲自动手来拆,面对的问题也会很多。我是一个如此怕麻烦的人,所以这种问题还是你来解决的比较好。”

    吴一道认真的说道:“你这么一说,倒是人品真不怎么样啊。”

    方解哈哈大笑:“过一阵子等魏西亭在江南那边的阻力小一些之后,我就要西行了。”

    “非得去?”

    吴一道问。

    其实他知道方解是必须要去的,可是在国家这个时候,方解离开影响不可能没有。就算最棘手的敌人已经被除掉了,可是方解要面对的是整个天下的权贵力量。这种消除旧有实力对天下影响组建新秩序的事,怎么能没他时刻坐镇?

    “不会太迟了回来。”

    方解道:“况且我消失在所有人视线中一段时间未见得都是坏事。”

    吴一道知道无法再劝,压低声音问:“带我吗?”

    方解问:“为什么带你呢?”

    吴一道笑道:“你知道我对权位没什么兴趣,这种事落在姑爷手里是最好的结果。我一直以来都想追求一个更高的境界,我想看看……当初桑乱和万星辰这样的人,都触及到了什么。然后,我想看看,能不能比他们站的更高些。”

    方解揉了揉额头:“有个牛逼的岳父……最大的弊端就是以后小两口吵个架都要小心翼翼的,万一挨揍可怎么办?”

    “我都说了。”

    吴一道抬头看了看天:“我的目标都定的那么高那么大了,谁还有心情管你们这些俗事小事!”

    方解也笑,两个人并肩而行。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