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s彩票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真正的秘密
作者:知白      更新:2014-11-28 09:57      字数:7155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真正的秘密

    盛夏

    长安城的风波已经平息下来一段日子,随着菜市口那几千颗人头落地似乎这件事也终于尘埃落定但是知道内情的人却很清楚,控天会那么庞大隐秘的一个组织,想要根除不是如此轻易简单的。

    骁骑校最近一直很忙,陈孝儒更忙。

    最近这两三个月来,骁骑校抓人已经抓到麻木。控天会最高层的人物不是徐羲,甚至没有什么最高层的人物,相对来说,崔右,独孤炳文,叶满纹这些人都是其中的一些代表。而徐羲,只不过是控天会奉养着的一柄剑。

    或许,在当初徐羲败给万星辰意志消沉之后,控天会就找到了他,将他留下。又或许,徐羲真的有过厨子对方解所说的那一次西行经历。但是无论如何,哪怕徐羲是个失败者,谁也无法否定他曾经到达的高度。

    一个曾经统治江湖的庞然大物在他手里轰然倒塌,对他来说怎么可能不是一种折磨煎熬?

    也许,击碎他自信的并不仅仅是万星辰的那一剑,还有月影堂的崩塌。愧对祖先的那种痛苦,同样撕心裂肺。

    方解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远比最初时候预计的要快的多。这得益于他体内自称一脉生生不息的力量,而让方解惊喜的是在与徐羲一战之后,他体内的七脉已经消失,那棵只有在全力以赴时候才会形成的气脉之树成了常态。

    也就是说,他的体质已经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这棵树,就是他的本命。

    树的根系脉络越密集,他的体质就越强大。

    方解曾经想过,也许正是徐羲的剑气刺激了他的体质。在受伤之后,他的身体在自愈的同时开始变得强大起来。因为剑气的力量很强大,所以体质也随即变得强大。方解有一种自己原来是那种遇强则强的牛逼人物的喜悦感,但是他却不认为多受几次伤是什么好事。

    当然,徐羲死去之后,这个世界上还能让他受伤的人已经不多了。

    张易阳和萧一九各自离去,一个回了武当山继续做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张真人,一个回了草原蛮子部落继续做他的圣人。或许这两种身份,才是他们最熟悉也最喜欢的。尤其是萧一九,在蛮人部落里得到的敬重和认可远比在中原要多的多,不管是对谁来说,成就感都是让人迷恋的东西。

    正因为有不断崛起的蛮人部落牵制,元气大伤的蒙元人连草原自己的事都无法完全控制,更何况是中原的事?

    方解还扣着蒙哥,不时让人把蒙元的消息告诉他一声。对蒙哥来说,或许这就是炼狱。

    走在太极宫的小路上,方解负手而行。

    魏西亭亦步亦趋的在后面跟着,微微前倾着上身,看起来格外的谦卑恭顺。他是一个聪明到了极致的人,所以他很清楚自己现在拥有的一切地位和权势都只在方解一句话而已。他更清楚,一旦自己表现的稍有不对,方解随时可以废掉他。

    这便是集权,而且是建立在个人强大修为上的集权。

    无可反抗。

    “江北诸道的事,已经差不多都理顺了。百姓们目前还没有什么越过线的举动,似乎他们比预想之中的反应要理智的多。”

    魏西亭说道。

    方解点了点头,他能明白这是因为什么。

    这个世界的百姓和方解前世的百姓经历的不太一样,虽然这个世界依然有阶级之分有权贵有草根,但是大隋权贵阶层对于百姓的欺压远不如方解前世最黑暗的那段时间猛烈。所以百姓们的仇恨也远不如前世百姓的猛烈。

    “过几日,把江北诸道的事交给你手下一些得力的人手,你就准备启程去江南吧……”

    方解一边走一边说道:“现在你已经成了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你在江北诸道做的事,江南诸道那些人看的一清二楚。只要我让你去江南的消息一传出去,想杀你的人从长安城能排到春波亭城。”

    魏西亭笑了笑说道:“想杀臣的人越多,距离天下大定也就越近了。”

    “你不会死。”

    方解道:“我会调派最好的人手保护你。”

    “臣知道,臣死不了,也还不能死。”

    魏西亭道:“江北这边的事,江南的人应该在想着对策。据说现在在江南推行分田入户已经没有任何阻力,那是因为那些人不敢得罪百姓了。”

    “这样也好。”

    方解道:“我本来设想要想让天下大定,最少需要五年的时间。看起来,那些人远比咱们想的要聪明。他们也已经感觉到了这是一种不可逆的变化,既然不想灭亡,他们就只能适应这种变化。我从没有想过会根除不公,让绝大部分人过上属于自己的好日子就是最大成就。”

    魏西亭垂首:“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方解笑:“这马屁不错。”

    魏西亭笑着问:“江南最复杂,比江北复杂。所以臣以为,江南那边应该要徐徐图之。既然那些人已经服软,开始接受改变,那么和江北的策略就不能相同。臣觉得,是不是能容下一些人?”

    “该容还是要容的。”

    方解缓缓道:“杀不尽的,我从一开始就知道。”

    “臣……还有一个请求。”

    魏西亭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

    “什么?”

    方解问。

    “臣想,在雍州建个宅子?”

    他用了问的语气。

    方解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摇头:“我在长安城给你建个宅子。”

    ……

    ……

    “我答应过杨沁颜,要为她弟弟建陵墓。”

    方解站在长安城的城墙上,俯视城内:“但是为了不伤及更多的无辜,与徐羲一战的时候我把战场选在了皇陵和北山,皇陵坍塌了一小半……必须重修。我不想背负骂名,更不想无法面对杨沁颜的眼神。”

    坐在墙垛上晃荡着两条腿的杨扑虎似乎并不在意。

    “虽然我比坟墓里大部分人的辈分好像都要高一点,但是对于这种事我没有什么想不开的。历来皇朝更替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你修不修杨家陵墓我不会骂你。当年杨家人可以打天下坐天下,今天方家人当然也可以。”

    他说。

    方解笑道:“也许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什么样?”

    扑虎问。

    “谁知道呢。”

    方解问:“如果我不想做皇帝呢,选一个合适的人做皇帝?”

    扑虎转头看向他:“你是白痴吗?”

    方解笑而不语。

    扑虎道:“第一,如果你选一个你认为合适的人,那么这个人会死的很快。因为只要你离开,其他人就会反。为什么是他,为什么不是我?这种想法一旦冒出来,收不住的。第二,如果你选的人没死,那么只能是他大开杀戒。所有可能威胁到他的人他都会除掉,绝对不留余地。第三……你也是威胁到他的人。”

    “还有,一旦你这么做了,那么你制定的朝廷政令,很快就会被推翻。”

    “我知道。”

    方解点了点头:“这些我都知道。”

    扑虎道:“你现在推行的事,必须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必须有一个绝对强大绝对强势的独裁者,没有这样一个人,根本做不到。”

    “所以……”

    方解看着他笑了笑:“我还在长安城。”

    “到什么时候?”

    扑虎问:“你真的要离开?”

    “不”

    方解摇头:“我真的不想做皇帝,但我却不得不做这个皇帝。我必须保证几十年内我推行的事不会有什么变化,这样社会制度才会成型。等有人想要逆反的时候,就算我答应百姓们也不会答应了。”

    “你知道就好。”

    扑虎耸了耸肩膀:“对于杨家来说,我算个不肖子孙吧?对我的那些做过皇帝的子孙辈来说,我算是个不靠谱的祖宗吧?”

    “但你是个好朋友。”

    方解说。

    扑虎笑起来,看了看蓝蓝的天空:“我以为,我不会再适应蓝天白云了。”

    “没有人会不适应幸福。”

    方解拍了拍扑虎的肩膀:“明天一起去?”

    扑虎点头:“项胖子大婚,自然要去!”

    ……

    ……

    大雪山

    大轮寺

    大轮明王殿

    “我不管你是谁,你是什么,你在哪儿。”

    年轻的阔克台蒙微火大声喊着:“我是蒙元帝国新的大汗,我是阔克台蒙哥的儿子。我用了两年的时间杀光了所有反对我的人,然后我来了。我的母亲慧秀可敦告诉我,如果想要让蒙元帝国恢复过往的荣耀,就必须来大轮寺里。我的父亲曾经说过,大轮寺里有个东西具备强大的力量,一种能掌控天下的力量。”

    年轻的汉子举目四望:“虽然这大轮寺已经破败了,但我知道你肯定还在。你一定也和我一样,想着恢复往日的荣耀。所以,这就是一个新的起点,也可能是一个新的轮回……给我,把你的力量给我!”

    他开始喊,歇斯底里。

    “你?”

    声音突兀的想起,毫无征兆也不知道自何处来。

    “你不行。”

    声音很平淡,没有不屑和轻蔑。

    但是阔克台蒙微火却仿似被人打了一个耳光,那种耻辱感让他无法适应。

    “为什么我不行!”

    他嘶吼着问。

    “因为我已经知道时间快到了……我在等一个人来。这个人来之后,也许会是终结,也许会是开始。但这一切都和你无关,因为你不是那个人。我以前很恐惧这样的一个人出现,但是现在竟然有些期待。也可能,这就是你们人类一种叫做孤独的感情。”

    声音依然平静,没有任何波动。

    “我不懂!”

    阔克台蒙微火大声喊道:“你说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母亲给我把名字改成微火,她告诉我说,再微弱的火也是火,也能照亮夜空。微火,也可以让整个草原变成火海!我必须做到,因为我是阔克台蒙家族最后的希望!”

    “没有希望。”

    声音平静却无情的拒绝:“你们家族也不过是当年我随随便便捧起来的而已,所以没有什么宿命之说。不是你们,也会是别人。你走吧,我还要继续等待我要等待的人,告诉他一个秘密。”

    “一个真正的秘密。”

    声音消失。

    年轻的汉子疯了一样吼叫着,却再也没有人理会他。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