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s彩票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力量
作者:烂烂的苹果      更新:2015-10-10 14:14      字数:5281
    ans彩票网欢迎您,如果喜欢请收藏分享:ans彩票www.hdetdc.com

    裁判以为斗殴要发生了,他冲过来阻止这一切。但是实际上斗殴没有发生,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桑坦德竞技的球员此时都难以置信的看着查尔斯,地上的查尔斯。他的腿已经断成了两截,昏倒在了地上。而他的后面,张青正红着一只眼睛,愤怒的看着查尔斯,仿佛短腿的是自己一样。

    费雷罗惊讶的看着队中的小弟如此粗暴的一面,这并不是他认识的张青。

    平静在2秒后被打破了,裁判冲了过来,迅速的掏出了黄牌。

    张青急速的转过头盯着裁判的双眼。

    这位裁判,这位警察出身的裁判看着张青通红的右眼。他瞬间感觉到失去了力量,手一抖,红牌差点掉在了地上。这种状况持续了3秒后结束,并不是裁判缓过来了,而是张青的眼睛渐渐变为了正常。

    张青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后,捂着自己的脸走向了替补席,周围的摄像头对准了他,仿佛在诉说着一个不要脸的恶汉的故事。但是此刻张青的内心是奔溃的,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温苏埃看着走下的张青,眉头也是紧锁。一场本应该完美的比赛瞬间变得丑恶了起来。温苏埃不知道张青这几天究竟是怎么了。

    也许该给他找一个心理医生。温苏埃心里想到。

    ...........

    张青回到了家中,他看完了比赛,桑坦德胜利了。虽然桑坦德竞技的胜利重要,但是他本人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张青打开电视,满满的都是自己恶意犯规的新闻报道。

    张青愤怒的关掉了电视,但就在他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张,”电话那头,温苏埃说话了,“西班牙足协准备将4月的西乙最佳球员颁发给你。”说完,电话那头寂静了。

    张青听完温苏埃的话语,也是十分的无语。自己一个刚刚恶意犯规的足球运动员,居然要被颁发月最佳,虽然这只是上一个月的最佳。

    张青沉默了一会,还是答应了会去领奖。但是之后他便后悔了自己的这个决定。

    第二天张青刚一踏出房门,他就感觉到了周围那怪异的目光。这可不是张青自己的心理感受,确实桑坦德竞技的球迷对他有了一些看法。虽然张青的能力非常的出色,但是他半个赛季以来,已经领到了多张的红牌,并且踢伤了多个球员,特别是昨天的比赛完全就是恶意的伤人,这使得张青在球迷的口中更像是一个佩佩类型的球员。

    张青想躲闪着球迷的目光,奔向了桑坦德当地的足协,但是躲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坎特最近一直的待在曼彻斯特,所以张青必须打车前往足协。

    上了车以后,张青的不适感更强烈了。车上的司机倒不是讨厌张青,但是他一直在重复着“球迷并不是讨厌你”“我们一直认为你是一个好球员”之类的话语。张青坐在后座听着,感觉到越发的不自在。

    球迷毕竟是球迷,再怎么样也不会讨厌本地的球员。但是困难还在后面,张青终于逃离了那辆出租车。但是一下车,张青的脸都绿了。不知道谁透露张青得到了月度的最佳球员,一大排的媒体聚集在了足协的门口,长枪短炮已经对准了张青,更有甚者已经拦住了出租车的司机。

    张青看着周围的媒体,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他一咬牙,硬着头皮往足协的大门走了过去。但是这是没有用的,周围的体育记者瞬间围了上来。

    “张,你对受伤的查尔斯有什么话想说的吗。”

    “张,有人觉得你是一个恶汉。你对此有什么评价呢。”

    “张青,你认为你对得起这次的奖杯吗?”

    张青也是一个人,他面对如此众多的媒体也是难以突围。他的心里已经是阵阵的后悔,他很想喊出来那天铲断查尔斯腿的不是自己,但是如果他说出来的话,一定会被认为是一个神经病。张青只能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往足协的内部冲去。

    张青的下肢力量异于常人,上肢力量也是运动员的水准。记者的围堵居然被张青硬生生的慢慢推动了,他此时只想赶快进入足协寻得一丝的清净。但是记者不干了,他们可是为了寻得新闻而来的。

    “张青,阿尔梅利亚球员埃斯特万说你是黄皮猴子,请问你对此有什么评价吗?”一个胆大的记者说出了话语,希望以此来激怒张青。

    张青听到了记者的话语,停顿了一下。说实话,他最反感的就是这些种族歧视,要不是他在桑坦德当地的人气不错,估计张青早就因为斗殴被抓进去了。

    ”张青,西班牙著名评论员萨莫拉认为你不过是昙花一现,中国人注定踢不好足球。请问你对于萨莫拉的评论有什么看法吗。”又有记者发言了。

    张青听着他的话语,终于忍不住了,他停了下来。指着那个记者的鼻子说:“我不清楚那是萨莫拉的评论还是你的评论。但是我会证明那个评论终究是错误的。”说完,张青就想往足协内部走。

    看着张青回话了,那些小报记者知道自己的策略成功了,又有人队张青发言了:“听说你在英格兰与qpr签约时与一位女子交往甚是亲密。而据我们调查,那位女子应该是你的亲姐姐,请问事实是不是如此。”说完,那个记者得意的看着张青,他知道张青怎样回答都是一个坑。

    “嘭”那个记者还没有想完接下来怎么应付张青的回答,一个拳头就重重的击中了他的面门,他倒飞了出去。周围其他的小报媒体惊讶的看着张青二话不说,直接上手。

    “你这样是....啊!!!”倒在地上的记者刚抹完鼻血,刚想开口质问张青,张青的又一个拳头再次打向了他的下颚。运动员的拳力还是不小的,记者飞出去后,嘴巴开始不停地出血。

    周围的记者愣了一下,随后闪光灯开始疯狂的亮起,他们可不管谁对谁错。

    张青慢慢地压制住了自己的怒火,他感觉到自己的右眼又红了起来。一旁的记者看他不再打了,又开始了挑衅。

    “张青,有外媒拍到你和队长奥斯卡的交往慎密。”这个记者说完,掏出了一张模糊的两个男人在床上激斗的照片。

    妈的,不管了!!张青看着这个记者如此的羞辱自己和队长,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再次挥舞起了自己的拳头。

    记者飞出去后,张青依然没有冷静,他只感觉自己有浑身的怒气没有地方可以发泄,他冲向了记者抬起了自己的右脚。

    周围的记者看到这一幕纷纷再次的打算按下快门,地上的记者也希望他踹的越重越好。但是当脚来到他的面前时,他的心中不知为何升起了无边的恐惧,他感觉到了一阵风在向自己的面部袭来。

    “不!!”记者不由自主的喊了出来。“嘣”紧跟着他的哭喊的是一阵的碎裂声。

    张青的身上全是冷汗,幸亏记者最后的呐喊让他冷静了下来,否则今天自己进的就不是足协,而是监狱了。张青不安的离开了。只留下了一个倒在地上尿了裤裆的记者和他的脑袋旁边裂开的岩石。

    人的脚力可以这么大吗?旁边的记者的心跳都忍不住加快了起来。

    张青失魂落魄的进入了当地足协的内部,他很害怕,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会忍不住杀人,他今天就差点踩爆了那个记者的脑袋。

    “张,你不用这样子的。桑坦德当地的球迷都知道你是一个好人,只是太年轻了而已。”过来迎接的足协官员明显不知道外面张青干的好事,他还是安慰着张青不要介意那张红牌。可是他不知道,张青介意的事情比红牌可是要严重多了。

    “没什么,我几天后就会恢复过来了。”张青对着官员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这个官员当然知道张青有点郁闷。他叹了一口气后带领着张青来到了摄影室,按照规矩,领奖人还必须带着奖杯合影留念。

    张青来到了摄影室里面,他的心情很糟糕。他清楚地感觉到了那股狂暴的力量在自己的那种肆虐,自己却拿他无能为力,只能期盼他晚点出现。

    官员取出了奖杯,这是西乙的月度最佳奖杯。奖杯很小一个,纯粹的是玻璃的制品,只能有收藏的意义。张青看着奖杯,心情一点也没有好起来。

    “祝福你得到这个荣誉。”官员将奖杯交到了张青的手中。

    “咦!!”张青诧异的看着手中的奖杯,久久的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嘛?”

    “你再把他递给我一次。”张青做出了这样奇怪的要求。虽然官员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按照他的要求做了。

    张青再次的接过了奖杯,但是他的眼睛没有再次亮出欣喜地光芒。他第一次结果奖杯的时候,清楚地感觉到了脑袋中的愤怒减少了一部分。这让张青感受到了恢复的希望,可惜再次结果奖杯的时候只是一个普通的奖杯而已了。

    张青笑着和奖杯合了影。踏出足协大门的一刹那,虽然周围的记者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张青,可是张青早就忽略了他们。

    坐上会公寓的出租车,张青看着手中的奖杯,若有所思。

    ans彩票网温馨提示:看书请注意用眼,多休息!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