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s彩票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六章 多尔衮授首
作者:哈利路亚      更新:2015-09-05 07:25      字数:8340
    ans彩票网欢迎您,如果喜欢请收藏分享:www.hdetdc.com

    “这……”马光远手拿着这封只有区区一个字的‘信’,姑且称之为信,只是其中到底是什么意思,就搞不明白了。

    “此信何解?”石廷柱抢在马光远之前问了出来,也好摆脱身上的嫌疑,毕竟这这个‘假’字,实在太让人多想了,石廷柱心里有鬼,自然不肯让马光远追根究底的问下去。

    “你假我真,实乃奇怪的很?”马光远却未多想,这一开始就是石廷柱要联系城外的明军,又不是他,对方送来这封信来,是二人自己选的打开,根本不知道给的是谁?自然不会往石廷柱身上套。

    石廷柱自己心里有鬼,这才有几分不对劲,反而让马光远心中又变得犹疑起来,以为石廷柱已经反悔,如今事已至此,马光远倒是犹疑了一下就断然道:“若是明日子时去开城门,守西城门的正是我麾下的小校,十之七八可行!”

    这也真是天赐良机,可以让他报的今日之辱,马光远思及往日里女真汉军在女真人麾下所受的不公,如此机会何必不用?与其丢了兵权废物一般的死去,踏出了第一步的马光远反而胆子大了起来。

    先前不肯背叛多尔衮、皇太极,甚至犹疑不定,概是因为没有胜率,马光远在多尔衮麾下听令多年,此人生性谨慎,却又爱走险棋,御人自有一套,这些年被打杀的女真汉军将领虽说不多,但也有上几个,却无人敢口出怨言,这就是多尔衮深悉用人之道。

    对鞑子能有什么忠心?马光远虽说早在天聪年间就投奔女真,不过那是战败保命之举,之后效力于鞑子也是因为若是从新投明,定然是个掉脑袋的后果,大明的崇祯皇帝想饶了他,那些朝臣宰辅也要拿他祭旗邀功,所以这才一直给女真人做牛做马,做了十几年做习惯了,再让他改换东家,谈何容易?

    马光远的话让石廷柱心中微微一动,这……若是真的可行,还真值得冒上一回险,不过这个想法瞬间被石廷柱给扑灭了去,自己可是对大清国忠心耿耿的,而且,恐怕还没等他真的去办,多尔衮就得第一个杀了他!

    石廷柱打了个寒颤,多尔衮的余威还在,有些话也是说的容易,做的却难,他石廷柱可以说动马光远,却不代表自己就有这个胆子。

    念想间,石廷柱就想着去跟多尔衮禀报此怪异的举动,再也听不下去马光远的话,而是拱了拱手道:“马兄,已秉烛夜谈了一夜,为兄今日突有要事,此事回头再行商议可行?”

    石廷柱露出苦色,像是刚想起什么了不得的要事,赶紧要告辞离去。

    马光远面露不以为然的脸色,这要事再大也大过身家性命去?只是石廷柱既然有言在先,马光远也没了办法,只得送客,临走时跟石廷柱要来了派去城外的那名机灵的侍从,言称有话要问个明白,石廷柱并未多想,马光远如今越露出反意越好,多尔衮交代的事也能办完。

    在石廷柱前脚出了门,马光远就从病床上爬了起来,虽说还难免有几分蹒跚,却根本不至于重伤卧病在床的程度,也就是说,马光远一样没给石廷柱露底,因为他石廷柱一样也没怀什么好心!

    “想把我当出头羊?你也不看看有没那资格。”马光远冷笑了笑,在他看来,石廷柱根本就是拉他做挡箭牌,若是成了,大功是他的,若是有了一丝一毫的不对,恐怕第一个被卖给多尔衮的就是他马光远!

    马光远可没想到,石廷柱压根就是个两面的内奸,他出了马光远的府邸就七绕八绕的走了几个圈,直到确认身后没人跟着,马光远想来也没多疑心,这才从盖州城里临时修建的睿亲王府后门进去,见到多尔衮后将事情一说,石廷柱又拿出自己拿到的那张写着假字的‘信’交给多尔衮,然后就在一边的小心的站着,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多尔衮下去就是呵斥他把事给办砸了。

    多尔衮看了看手上的字条,这哪里是什么信,根本就是两张信手涂鸦,随即哈哈一笑,道:“石廷柱,别那么小心翼翼,本王又不会吃了你。”

    “属下不敢放肆。”眼见睿亲王多尔衮还有心说笑,石廷柱放下了一丝心思,只见多尔衮将那字条压在一边的茶杯下,问道:“马光远如今是何想法?”

    “马佐领……不,马光远起初还是犹疑不定,不肯背叛睿亲王,之后怨言多生,也就勉强同意了,如今却是肯定了要行此叛逆之事,与明日子时开了西城门放明军入城。”

    石廷柱小心的将事情说了个分明,能知道的都说了个遍,此时顾得是自己的小命,至于刚刚石廷柱的那一丝的心动,那是打死都不肯说出来。

    “明军出了什么条件?”睿亲王多尔衮突然的笑着问道。

    “这……那东江镇总兵方成未明说。”石廷柱心中想了一番,随即为难的道。

    “哈哈,马光远,这就是我麾下的忠犬啊,人家还没提条件呢,就敢把本王卖了,胆子倒是不小。”多尔衮虽是玩笑的口气,听在石廷柱的耳中却是森冷万分,仿若根本就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了,或者说本来就是。

    睿亲王,已经动了杀意,石廷柱心中微微一叹,自然是为马光远这厮的不知道好歹,多尔衮岂能不大怒,盛怒之下,此事一了又怎会饶他性命?只是这石廷柱自己也不好说个什么,这事,说到底还是他石廷柱一手把马光远推进了棺材,多尔衮也最多盖棺定论而已。

    而且,此事到底是怎么个了解法……石廷柱一时间想起大金国复州城下的数战损兵折将,结果,还真两说。

    这个想法让石廷柱自己吓了一跳,万万想不得,若不然,怕也只得落到像马光远那等的末路不可,多尔衮的积威在石廷柱看来,比起皇太极甚至还更多些,虽说皇太极与多尔衮一样亲近汉人,但皇太极亲近的却是汉人中的士子,儒生,而多尔衮拉拢的却都是女真汉军各部的低贱身份,石廷柱先祖又是女真人,本来就是多尔衮拉拢的首位,双方的接触也深,石廷柱甚至知道这个睿亲王早在九岁那年就已不是凡夫俗子,谁能在母亲大妃阿巴亥死后还能面不改色的?兄长阿济格与努尔哈赤在时最疼爱的多铎都一样吓得不轻,兄弟二人哭昏倒了地,唯独多尔衮一言不发,强忍着看着自家的母妃被众兄弟给活埋了。

    “石廷柱。”多尔衮不满的叫了声,石廷柱这才发现自己想的走了神,立马身后就冒出了冷汗,往地上一跪就重重的磕头声咚咚作响。

    “属下不敬,还请睿亲王责罚。”伴君如伴虎,更别提现如今的境况,一不小心就是死字,而且,借口还是他自己往身上加的,那可是谋逆之嘴,诛九族都足够了,岂能不小心翼翼?

    “你何罪之有?此事一了,就是最大的功臣。”多尔衮哈哈大笑,站起身来扶起小心翼翼的石廷柱,石廷柱心中一阵感激,虽说明知道多尔衮是收买人心,但能做到这般的,那也是明主了,比起皇太极来也分毫不差。

    “睿亲王言重了。”石廷柱接着道,随即看向那封被多尔衮压在茶杯呷的字条,疑问道:“睿亲王,不知此信,该如何答复?”

    “不答复。”多尔衮重新坐下身子,将茶杯拿到了嘴角轻抿了一口,这才发现茶早已经凉了。

    “一真一假,凑在一块就是个真假,明军只是心有疑虑,你一会回去再找马光远商议,你二人今日就派人去请求是否可以拖延数日,这样一来反复数日,明军就会再无疑窦。”

    “睿亲王好计。”石廷柱一脸的佩服,此计确实可以将明军的疑窦彻底消除,只以为自己与马光远只是犹疑不定,对于是否反叛还有疑虑,根本不会想到这根本是个局。

    “就这样吧,你先回马光远那里,我乏了,要休息一会。”多尔衮眯起眼睛挥挥手,一脸的倦怠。

    石廷柱恭声告辞离去,随即马不停蹄的前往马光远的马府,到时候说辞自然有,就说事态紧急,管不了那么多了,就能敷衍了马光远这个蠢蛋。

    等着石廷柱走了,多尔衮睁开眼睛,也确实是感到甚是疲惫,这战阵交锋早已是家常便饭,却惟独对阵这如今的大明东江镇总兵方成,他多尔衮未曾胜过,如今更是只能指望着固守盖州坐等皇太极攻打朝鲜回师,又岂能不累?

    至于那封只有一个字的信,多尔衮对石廷柱所说也多是托词,实际上他也搞不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最后才勉强找了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为人帅者,这也是毫无办法的事。

    石廷柱到了马光远的府邸细说一番,马光远却不是太容易,在他看来夜长梦多,与其再拖上几日,如今既然已经做了决定那就一做到底,何必节外生枝,马光远是武将,一开始兴许还有几分侥幸心理,等着石廷柱走了,马光远这才发现不对,若是石廷柱真的是多尔衮派来旁敲侧击的,恐怕一会来得就是刀斧手了,好在不是,不过虽说如此,这拖上几日,难免有什么变故,到时候别的不说,光是一丁点的小变故,就是个人头落地的下场。

    即使是这个时候罢手,那也迟了,不管是皇太极还是多尔衮,又比如其他的女真人,就没一个会放过他!那可是相当于阵前投敌,不比别的,这点大明和大清不分彼此,都是个先杀了事,根本毫无余地。

    所以想明白了的马光远倒也不指望别的了,虽说暗自后悔被石廷柱拉下了水,这却也实实在在的是个机会,比起身家性命都难保要好得多。

    所以马光远才不同意石廷柱要拖上几日,石廷柱生怕坏了多尔衮的大事,又担心马光远这等急躁会出什么状况,自然是百般相劝,与马光远道若是事情败露他一力承担,这才让马光远勉强同意拖上几日再说。

    于是再又行商议了一番后,石廷柱这才返回了自家的府邸,等着城外明军的答复,只是这等待的时间犹如蚂蚁咬人般饶人,到了当夜亥时,石廷柱联系宠幸了三个姬妾,直到腰酸无力这才缓缓睡去。

    只是这还没睡多久,只听到外面嘈杂不已,石廷柱心中有鬼,神经反应似的立起身子来,身边的姬妾皆是被吓了一跳。

    “讨厌,大半夜……”这看到是自家男人做出的举动刚要娇嗔几句,却听石廷柱铁青着道:“闭嘴,要不然明日杀了去喂家中的狗。”其他几个姬妾看着被骂的那个,纷纷抿嘴轻笑嘲讽,让你持宠骄纵,活该被主子骂。

    石廷柱只觉得心头烦乱不堪,到底外面为何有喊杀声?难不成是明军连夜攻城?这却又不太可能,哪有明军前几日不攻?偏偏今日夜里攻城的道理,所以自然再也睡不着,随即就衣着甲出了府门。

    此时门外遍地都是兵卒,大多是两白旗和蒙古三旗,反而是应当擅于守城的女真汉军未见几个,石廷柱心中不祥之感越重,拉过一个平日里熟悉的牛录额真,刚要问话,只觉得迎头就是一鞭子抽了下来,石廷柱躲之不及,被抽了个实实在在。

    石廷柱方要勃然大怒,只听那名牛录额真大声的叫骂:“来人啊,给我砍了这狗贼,马光远那狗贼降了明军开了城门,此贼定然也是共犯!”

    石廷柱被女真额真的话惊了一跳,哪里还顾得上去勃然大怒,要不然,自己的身家性命那就丢了。

    “本将非反贼,马光远那厮才是,昨夜就曾邀我共为之,本将已然拒绝,你有何自个斩杀本将?……”石廷柱方要再说,紧接着就觉得自己的视线转了个圈,看到了自家的身子还笔直离着,脑袋却没了,就再也没了知觉。

    那名女真的牛录额真杀了石廷柱这个汉军的梅勒额真,一点怯意都无,在他看来,区区一名汉人杀就杀了,更别提是涉嫌引了明军入城的。

    而现如今,方成的耽罗府数万兵马确实已经入城,或者说,是马光远开了西城门堂而皇之的放他数万兵马入城,女真人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守着城门,西门本就是马光远麾下旧部所守,皆是女真汉军,大多都是由明军降来的,其中不少还都只是前几年补充进来的,正是那段时间从大明掠劫来的汉人青壮又或者战败的明军战俘,而不是已经做了鞑子十几年奴才的汉人包衣,对女真人的忠心也根本就没多少,平日里受于压迫也就算了,今日连主将都降了,他们这些小卒自然是跟着一起降回明军,总比如今给鞑子卖命送死来得好。

    于是就这样,西城门开了,方成遣李焦、赵孟、刘四、尚可义四人领本部攻打盖州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清剿犹在抵抗的两白旗以及蒙三旗,自己则亲自领着亲卫营三千人杀向多尔衮所在的临时睿亲王府,这座府邸并不是皇太极赏下来的睿亲王府,而是因为多尔衮屯兵盖州,皇太极临时就多赏了一栋,干脆也就成为睿亲王府了。

    马光远一马当先想抢得头功跟新主子邀赏,随即亲自领着所部的汉军以及拉来的石廷柱所部一千人凑成了三千余大军马不停蹄的杀奔多尔衮。

    只是马光远冲的最快,死的也快,其所部三千余汉军虽然已经临阵反叛,脱离了女真人,但毕竟女真人积威还在,所部三千人竟然被仓促间集结的两白旗一口气就给冲的溃散,马光远也是满脸惊恐的被斩下了头颅寄在女真骑兵的马鞍上。

    “溃逃者,杀无赦。”方成冷冷的下达了命令,胜败在此一举,怎么可能为了这么点缘由就功亏一篑,所以刚刚溃败的马光远所部汉军调过了头以为有救了,迎来却一样是鸟铳手和那恐怖的板甲重骑,眨眼间就被杀了七八百人,比起女真人杀的还要多,这些汉军惊惧的睁大眼睛,眼看着巨大的剑就要砍到他们身上,他们就只敢往另一边女真人的方向跑。

    怕死的汉军此时反而在死亡的恐惧下变得一往无前,至少两白旗和蒙三旗临时间结成了军阵竟然被冲的松动了,等着后面的方成领着三千亲卫营冲了过去,彻彻底底就冲的崩溃,两白旗与蒙古人纷纷调头就跑。

    于是事实证明,女真人在战败时和明军没什么两样,至少这逃跑的速度都是一流的,兴许女真人还要厉害上几分,因为他们是骑马的。

    先前的女真汉军,现下的汉军不但冲溃了临时收拢起来的女真人和蒙古人,一样也冲到多尔衮的府邸,等着方成前脚进了睿亲王府,就听有汉军道:“睿亲王多尔衮授首,睿亲王多尔衮授首。”

    多尔衮的尸体旁是一名战战兢兢的仆人,虽说是女真人的打扮,从脸上看去却是个十成十的汉人。

    “我报了大仇了,我报了大仇了。”这名斩杀了多尔衮的睿亲王府上的仆人被急躁的众多汉军一把推开,紧接着就是数十把钢刀麾下,各自获得头皮,或得四肢,各个有几分是恨意,也有的是要邀功,总之,堪称一代枭雄的多尔衮在其名称未达到顶峰前,稀里糊涂的就这么死了。

    写在最后!

    ps:本书暂时性就告一段落了,应该算是完本吧,其实完全可以写个草草结束的真正形势上的完本,不过那只是将上百万字一下子捏成几千上万字,想必大家也不想看?

    总归就是多尔衮战死,方成截断了皇太极的后路,然后逼得崇祯退位之类的东西,鞑子都杀完了,本书的主旨也结束了,何必写那些千遍一律拿来恶心人的东西,哈哈,也许是我懒筋又抽了。

    不过好歹本书从去年十一月发到现在五个月近八十四万字,断更天数是两天还是三天来着,这还是网站后台抽风,让我章节更新不了,除此之外就是无断更史,本月也是理所当然的十五万字+~努力的做个厚道人了。

    恩,其实大家伙骂我烂尾也没什么,这也是事实,总之,也许,大实话,本书的成绩实在惨不忍睹,就是在某x站扑的那本十几万字的,推荐都比这本八十万字来得多,汗,但好歹,咱是把这本书写到能够完本的时候了,哈哈,八十几万字完本,也不算太烂尾。

    另外,最后一句。

    五月左右新书会发布!!!!希望大家不要下架,感激不尽,如果想有什么想法想写进新书里的,可以加我q24567361联系,或者加群52354228都可以的。

    鞠躬,道歉,撒花,退走…………恶灵退散~

    ans彩票网温馨提示:看书请注意用眼,多休息!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